碇唯里の小世界

【生活】朋友,你的家在哪儿

每次回家乡,都感慨很多。

这个城市仿佛在垂死挣扎,古城内低低的建筑也抬不起头。古城保护条例让城内建筑不得超过城墙,所以街上不像大城市,建筑不高也不好看。

我走在街上,遇到的是一群老人和另一群更老的熟人。

他们的脸下耷的厉害,像是更矮了,他们看我的表情都清一色一样,先茫然,然后笑说,丫头这么大了。

家乡的路宽了,家乡的人老了。他们看着我,有时候就像没有看着一样,而年轻人都去了城市,年轻人都去了工厂。

在异乡,有时候我觉得我死了,有时候我觉得我老了。

有时候我看着疲软的身体却无法把我们的过去想起。

有时候我觉得我疯了,有时候我觉得我还活着,而所有来来往往的一切就像一条孤独的鲫鱼。

现在回到了家,家乡让人平静吗?我不知道。

我无目的地穿过主街和小巷,有些店拆了,有些店卖了转了,有些店易名了。我没有物是人非的感觉,我什么也没想。

检阅着这些路像检阅着一幕幕回忆,而眼下小学同学就在奶茶店打工,做泡沫红茶。
看到了他,我有点难堪。我自以为是地认为这样的生活就是不富裕想必也是无从开心。

我多希望他戏谑地看着我,羞辱我一番:城里人不知道什么是自由,城里人不知道什么是爱,他们以为我们想要的只不过是他们轻而易举所拥有的。

这时夕阳穿过云层打在镶着青瓦的白墙上,蒸、炒螃蟹王的店招向街两边铺开。

我心里还在盘算着哪些小路我还需要再走一次。在外六年,我已经忘了自己的乡音,这让我很不好过。心里有个声音一直说服着说,无论你多痛恨这个地方,把自己置身家乡事外是不道德的。

我恨这个地方吗?我不知道。我恨自己有嫌它的心,恨它太过简陋以至于我在外长了视野后,嫌它所能给的只是简单的生活。

花花城市让人沦陷,家乡的魅力在于即使它只能提供这么局促的资源、路况、治安,在外被生活折磨地困苦不堪后,仍想着念着家乡之简朴,或能荡涤我们那满被欲望吞噬了的心。

我想,在死之前要回到家乡,我想在老之前和他们在一起,我罪孽、激荡、沉重、哀怨的一生必须埋在家乡。

大雨就要来了,夹杂柔软的身体和动人的故事,我想,在走南闯北的多年以后,当一个陌生人问我,嘿,朋友,你的家乡在哪。

我不至于被这个问题难住,说,你知道我离家太久,让我想一想。

想一想我的过去和童年,让我想一想家乡的爹和娘。
引用出处:李志-《家乡》

评论
热度(6)

平静而凝和,雀跃而不喧嚣。

© 碇唯里の小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